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梦涵雪

万卷书中寻绮梦,千方诗苑觅箫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【蔡世平】当代旧体词创作的语言觉悟  

2011-08-17 00:38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【蔡世平】当代旧体词创作的语言觉悟 - 豫章龙女 - 豫章龙女艺术园地 
          蔡世平,湖南湘阴人,国家一级作家、著名词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湖南省岳阳市文联主席,《中华诗词》编委,湖南理工学院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所长,中国当代诗词网主编。一九八0年开始文学创作,出版散文集《大漠兵谣》、《蔡世平散文》,词集《蔡世平词选》,诗集《回忆战争》等。作品获国家和省级多种文学奖项。作品收入成人教育大学教材和中学生自读课本。二00二年以来进行“当代旧体词”创作,受到广泛关注,好评如潮。“蔡词”被誉为“词体复活的标本”、“中华诗词延续与发展的一个可能性方向”。现居岳阳。

 

 

 


当代旧体词创作的语言觉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蔡世平

 

 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        摘要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诗词是语言玩意,就词而言。是写一个人的心态,写一个时代的心态。“戴着镣铐跳舞”可能牺牲了某些表达的自由,但牺牲也意味着使汉语更圣神、纯粹,发现当代语境下的汉语诗歌的“现代游戏规则”,才能艺术的揭示出世间“常”态,捉住动中之静,无中“生”有,中国诗歌才可能跳出人类意义上,富有民族个性的灵魂舞蹈。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代旧体诗词区别于旧体诗词的关键是诗意的“当代性” ,是借用旧体的形式,来表现当代人的生活。我以词为例,谈当代诗词创作的语言问题。如何走出宋词的辉煌、清词中兴,找到“当代性”的定位,确立起自己的坐标系,是当代旧体词必须面对的一个现实,也是当代旧体词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。我想今天的人完全照着宋、清的样子写是肯定不行的。即便你写得跟宋词清词一模一样,恰好证明你写的不是当代词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代旧体词是在五四以来新文化的背景下写作的,应当有其特有的面貌与精神,有当代人的行为方式、思维方式、表情方式,乃至书写方式,要按照当代人的审美要求去写,从语言到思想尽可能体现当代人的审美情趣,这样的词才能被当代人接受。
从诗人的角度,我以为不能拘泥于一枝一叶,一字一句。有时候“大而化之”地看问题,反而能够抓住要害。今天的时代虽然与北宋相去甚远,但是它在张扬人的个性方面,在融入生活方面具有许多相似之处。写词也就是写一个人的心态,写一个时代的状态。抓住这一点,就抓住了根本。应当说今天这个时代最适合写词,社会丰富多彩,词又轻巧灵动,意在言外,精神含量高。事实上,今天的人已经运用网络、手机在写词,既时尚,又典雅;既传统,又现代。从“有井水处歌柳词”看,宋代的音乐文学十分普及,在今天这个传播时代,文学大众化,雅俗共赏的需求呼唤着民族诗歌的演进,词文体的命运会有一个转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代旧体诗词是直接从唐诗宋词里过来的,母体的血液还是温热的,不吸收母体的养料,就会迅速枯萎。比如,词的格律和规矩,是动不得的,与诗意的生成有关,只要你一动,词的骨架就散了,词就不成其为词了。时下的报刊发过一些冠以词牌,可是又不按词谱要求填的词,很倒胃口,是对词的糟蹋,打着传承的名义破坏了人们对古典的怀念和敬意,美好的东西可能就毁在不知不觉中。传统诗词的艺术表现力和生命创造力是非常强的,当代旧体诗词创作可以从中吸收丰富的营养,而不致贫血。先要继承传统,然后才能推陈出新。“新”发现宇宙人世的“常态”, 不断揭示大“道”,人如客,道常在, “常”是一种境界。是“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药去”,是“老太到湖边,背货清凉卖”。平常的生活,平常的语言,但它有氛围,有味道。巧句易学,常句难求。常句看似平常,实不平常。艺术的至境就是一个常字。“常”就是“无限”之“恒”。所谓清澈见底,而又深不可测;仿佛天风浩荡,顿感古意苍茫,穿越时空。前一句是轻灵,后一句是厚重;前一句是婉约,后一句是豪放,捉住动中之静, 在矛盾中产生张力,无中生“有”,说到底,诗词是语言玩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语言是一条河流,流动才显出生息。词是汉语言文字诗性的特殊产物。当代人的词应通过当代人语言的组合、安排,出现新的意义和可能,让读者有陌生感,大吃一惊:话还可以这么说,词还可以这么写?吃惊才吸引眼球,一凝神又感到似曾相识,诗歌欣赏是诗人的语言和读者体验的一见钟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艺术这东西不能太理性,太讲道理。有时候要耍点小性子,要扯点蛮绊筋,不去跟它讲道理。创作的“蛮不讲理”,可能就是艺术的“蛮有道理”,无理而妙。我看写词就是要这样。要写想象中的可能,而不是写现实中的可能。就是要写“白发三千丈”,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。一个简单的事实是,现实中的可能是人进去的,而想象中的可能才是艺术家进去的。 这还不仅仅是一个讲平仄,讲格律的技术问题,是诗人的气质和襟怀决定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当然,技术问题也重要,毕竟,诗不是散文,或者其他文体,“戴着镣铐跳舞”可能牺牲了某些表达的自由,但牺牲也意味着使汉语更神圣、纯粹,更有深邃、肃穆、含蓄、优雅之美,“旧体”诗词这个“规定动作”的“游戏规则”是前人根据古代汉语语言规律制定的,适合我们民族的口味,比如,明代王世贞说过:“诗重、词轻、曲俗。”杜甫的“香稻啄余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”,是政治讽刺诗,放在词里重了,这是诗重;晏殊的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,表现淡淡的忧愁,放在诗里轻了,这是词轻;汤显祖的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悦目谁家院”,放在诗里不重,放在词里不轻,只能是曲,体现一个俗字,这是曲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游戏规则”肯定有一定的道理,平仄和押韵因为有节制,才有爆发力,节制就涉及到度和分寸的问题,就不可能一成不变,因为任何规则都是人创造的,时易世变,为了使文字游戏更加便于人来表情达意,先贤们创造了诗、词、曲这些民族诗歌形式,当代诗人根据自己的观念和现代思维对当今世界深入体验,才能创造出属于我们时代的诗。明清两代至今,中国诗歌固守前人,难以超越唐诗宋词元曲的辉煌,正是诗人创造精神的匮乏和时代气血虚弱造成的,发现当代语境下的汉语诗歌的“现代游戏规则”,踏上转型时期“高难度”的时代节奏,中国诗歌才可能跳出人类意义上,富有民族个性的灵魂舞蹈。 

     
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有一个误区,以为写旧体诗词,就是写平仄、写韵律、写一东二阳,搞得我们的报刊边角上填满平平仄仄,模仿旧体诗,不是诗,按就“旧体”的规则创作,才有可能成诗。平仄、韵律这东西无异于一句话的主谓宾,是不难掌握的。当然这是最基本的,必须会,也容易会,这是一。二是要有信心,一直以来,一些掌握了旧体诗词门径的先生们,把旧体诗词搞得神乎其神,似乎是一门大学问,非常人能及,弄得青年人视旧体诗词为畏途。其实没那么难,难的是要有建立诗的眼光和语言的觉悟,“骨里无诗莫浪吟”,心中有诗,就不得不打语言的主意,向语言挑战,向终归于无的生命要意义,这正是诗至高无上的使命和尊荣,手无寸铁的诗人只有以语言为武器与生存背水一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